中学田径运动员服禁药 警惕兴奋剂向大众选手蔓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19 19:24

  

  3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在官网公布了2018年第一批违规信息。令人震惊的是,其中两名女中学生田径运动员在高校体育特长生招生考试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药物。

  这两例都发生在2018年1月的高校体育特长生考试中。一名来自山东枣庄女生在药检中被发现使用了 “司坦唑醇代谢物”;另一名山西大同女生被查出使用了“美雄酮代谢物”——这两种物质均属违禁药物,且两人均放弃了B瓶尿样的检测。尽管目前处罚结果尚未公布,但两名女生考试成绩肯定会被取消,并将被禁赛若干年。

  令人震惊的是,才十几岁的中学生,为了提高成绩竟然使用了违禁药物。看见司坦唑醇,就让人想起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加拿大人本·约翰逊在夺冠后被查出的禁药就是司坦唑醇。

  查询得知:“司坦唑醇,属于蛋白同化雄性类固醇,与体育界臭名昭著的诺龙同属于兴奋剂禁用物质中的蛋白同化制剂。在体育界合成类固醇也使用频率最高、范围最广的一类违禁药物。这类药物除具有增加肌肉块头和力量,并在主动或被动减体重时保持肌肉体积的作用外,还可加快训练后的恢复,有助于增加训练强度和时间。”

  国家体育总局网站消息显示,2017年9月3日,在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决赛期间的赛内检查中,分别查出并最终处理了三起兴奋剂违规,分别为氢氯噻嗪、司坦唑醇代谢物美雄酮代谢物阳性违规。

  原本以为发生在专业运动员身上的事情,却竟然出现在中学生身上。有媒体指出,用兴奋剂来提高成绩的不良做法已出现在了各类体育考试中。而且,兴奋剂有向赛场外、向大众选手蔓延的趋势。

  马拉松方面,最典型的是就是李文杰事件。今年1月4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发布的公告显示,业余选手李文杰在去年11月青岛马拉松比赛中的兴奋剂检测呈阳性。她使用的禁药是外源性促红素,缩写EPO,是反兴奋剂检测中最主要的项目之一。它可以增加人体血液中红细胞数量、提高血液含氧量的激素。这对于提高运动员的运动成绩和耐力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如果从2015年马拉松大热算起,这项运动在国内越来越火。与之相应的是,各大马拉松赛事还设置了专门针对国内选手的奖励办法。除此之外,大满贯赛事,以及马拉松大奖赛等也都单独设置了丰厚的奖金,以激励国内选手取得好成绩。很多专业运动员提前退役,或不再注册为现役,以业余运动员身份角逐高额奖金,在跑圈已经习以为常。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必然有铤而走险者。服用兴奋剂以提高成绩的做法,开始露出苗头。

  使用兴奋剂,有违公平竞赛,而且也对身体造成相当大的危害。我们必须坚决地说不!有鉴于近年来马拉松比赛中服用兴奋剂的案例增多,中国田协在2018年初的马拉松年会上,发布了相关政策,今年拟针对年度排名前50名的大众马拉松选手进行兴奋剂跟踪检查,同时加大抽查的力度。

  遗憾地是,很多媒体报道马拉松年会的时候,并没太关注中国田协这条新规。

  是时候,该说不了!!!

  (丁丁runner 新浪跑步)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